31小說網 > 貞觀小財神 > 第五百七十九章 有樣學樣

第五百七十九章 有樣學樣

還知道指揮兒子來糊弄他的女兒,房玄齡的鬼心眼子果然還是和以前一樣多,做事也絕對是一萬分的小心謹慎。

其實,就算高陽去到梁國公府觀戰,即便是他也不會說什么,都是為了湊熱鬧,誰會多想?

不過,也不能說房玄齡的看法就是錯的,高陽的身份確實有些敏感,畢竟是沒過門的新婦,此時出現在房府,必定會引起軒然大波,況且,最令當朝皇帝頭疼的女兒和梁國公不成器的二兒子的聯姻,本來就是轟動全城的消息。

當兩位主角集聚一堂,紛紛出現,人群之中的議論是免不了的,到時候,場面一定不好看。

為了避免這樣的尷尬,房玄齡快刀斬亂麻提前把高陽勸走也無可厚非。只是,他還真是從來都沒有新鮮沖動的時候,做事情仿佛永遠都是考慮的極為清楚,絕對不會犯錯一般。

有的時候,還真是有點沒意思。

不過,高陽真的這么容易就被房二說服了?只用三言兩語,她也并沒有占到什么便宜?

這可能嗎?

只是一種直覺,李世民就不相信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高陽的身上。要知道,她的寶貝女兒從來都是在自己這里辦什么事情,都是不占到便宜不罷休的。

又怎么會這么輕飄飄的就答應了房二的要求?

高陽臉上的表情,似是有閃躲,世民判斷,這兩個年輕人之所以能達成共識,還是因為有私底下的交易。

房二肯定是許諾了高陽什么,她才會心甘情愿的自己離開。

不過,房二究竟應承了什么呢?

此事先放下,李世民現在感興趣的,是高陽的來意。

今天可是高陽主動進宮的,李世民并沒有傳召她,這就說明她是有求而來,并且這件事一定是他不會輕易答應的。

“高陽,此番入宮,所為何事啊!”

高陽一愣,終于到了她說話的時候了嗎?

誒,為了達成目標,她可得好好表現。

攀附住李世民的胳膊,高陽喃喃道:“父皇,善和坊沈安開的作坊,兒也想去參加,聽說那里在開班授課,兒也想學些本事。”

李世民的胳膊抖得仿佛有狂風吹過,高陽才港一開始提要求就卯足了力氣,使勁的央求。

把她多年以來撒嬌耍賴的功夫,全都使出來了。

李世民雖然溺愛女兒,可也不是那么容易哄弄的,沈安的作坊,那個作坊是她可以去的嗎?

“高陽,那個作坊是制作炸彈的,你知道炸彈是做什么用的嗎?”

“你一個小娘子,怎么可以去做那種事!”李世民擺出吹胡子瞪眼的兇相,高陽一點不怕,依偎了他一下:“兒如何不知?”

“那炸彈不就是一種兵器嗎?”

“打仗作戰用的!”

世民面色一滯:“原來你都知道!”

“那你還敢去!”

照理來說,沈安的炸彈作坊才剛剛開業,為何消息竟會傳的這樣廣,就連不好刀兵之事的高陽都知曉了。

到底是誰走漏了風聲?

“兒如何不敢去?兒騎馬射獵樣樣精通,雉奴文弱,從來都不會這些,他都可以去,兒為什么不能去?”

一想起雉奴都獲得了資格,她卻連作坊的門邊都摸不到,高陽就氣得要命。

說來,許多事情若是被蒙在鼓里,毫不知情,或許也不是什么壞事。就比如,若是高陽不知道這件事,她就根本不會進宮鬧事。

本來,那天她在梁國公府外和房二交談的時候,她的心情是不錯的,可后來,她就聽說,基本上在那天出現在房府的少年都參加了沈安開辦的炸彈作坊。

雖然,此前她也只是聽說過這個東西,并不是很感興趣,但是,開作坊卻不同,虧得沈安還四處張羅著收學徒,明明放著她這么一個最好的學徒后備,居然都不來邀請。

這成何體統!

再說,相比刺繡等女紅的細致活,還是舞刀弄槍的更適合她,這樣的好機會她豈能輕易放過。

“你當然不能去!”

“炸彈制作需要各種金石原料,作坊里的氣味濃烈刺鼻,根本就不適合你。”

高陽雖然酷愛騎馬射獵,卻也是個干干凈凈的小娘子,整日里香噴噴的,李世民認為,從這個角度勸說她,應當是很有效果的。

“那地方都是男子,你是身份尊貴的公主,怎么可以和他們湊在一起?”

當然,這才是他拒絕讓高陽加入作坊的真實原因。李世民年輕的時候,也是生活在市井鄉里的,那些作坊里的工作狀態,他了解的很清楚。

一個個的穿著粗布衣衫,甚至是打著赤膊,極為不體面,小娘子對這樣的場面,自然應該非禮勿視才對。

為此,他還特地拉上了徐良。

“你若是不相信,可以問問徐公公,徐公公每日都要去善和坊沈府取水,那里的情況,他最了解。”

突然被提到,徐良只覺得眼前一黑,終歸還是逃不過去這一劫啊!

怎的又扯上了他?

他支支吾吾,半天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,李世民的胡須已經翹了上去:“徐良,到底什么情況,快給公主說說!”他的聲音很顯然的帶著怒氣,徐良垂著頭,只想當自己不存在,然而,一雙、兩雙眼睛,都一直盯著他瞧。

他就是有遁地功,也難以在他們的注視之下,坦然消失。

高陽起身,在李世民的面前打了個轉,拖地的長裙擺,劃出了一道優美的曲線。

那優雅的弧度,讓人感覺,對于接下來的談話,她十分有信心。

“父皇,您就別再難為徐公公了,炸彈作坊的真實情況,不如就讓兒來告訴您吧。”

“誰說那作坊里都是男學徒?”

“明明楊金金就已經入學了!”

“金金不只和我一樣是個女郎,年紀還比我小,只要她可以去,那兒就一樣可以去!”

“楊金金?”

“你是說,蕭后家的楊金金嗎!”震驚不已的李世民,已然從座位上彈了起來。

高陽笑道:“當然,長安城里除了這一位楊金金,哪里還有第二位金金?”

“父皇,兒絕對沒有騙您,從炸彈作坊開立的第一天,金金就去報名了,那沈安嘴上說著不收女學徒,到最后,還不是把金金留下了。”

“就今天,兒聽說,金金雖然身子不適,卻也還是堅持著去上課了。父皇,金金能去,兒就一樣能去!”

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
尊龙d88手机版下载 - 尊龙d88现金s选来就送38